M6 <起舞> Dancing and Twirling

© SMCH

起舞

這是一張很抽象寫意的作品。照理來說,那朵盛開的黃色小花應該是這裏面的主角。她那嬌俏鮮豔的純黃,在白色背景中倍感奪目張揚。但是,攝影者卻並沒有讓她完全合焦。正是這樣,攝影者給觀眾留下更廣闊的想像空間,如夢似幻。 讓人想起白居易的詞境:“花非花,霧非霧,夜半來,天明去。來如春夢不多時,去似朝雲無覓處。”同時也讓視線隨綠色的花莖游走,注意力自然被帶往右上角的花蕾─象徵青 春和希望的花蕾。嬌嫩的枝幹在畫面中宛如挺腰獨立的芭蕾 舞者,她彷彿已擺脫地心吸力忘情伸展。旁邊的小草,渾然就是為之陶醉為之傾倒的觀眾。在這些天然柔嫩的前景背後,是一個有著堅硬質感的“T ”字圖形,與柔和的前景產 生強烈對比的同時,也把白色畫面切割成更戲劇的三部分,讓人想起蒙特利安的幾何抽象畫。從實象之中提取出抽象混沌之美,像是在為所有或許不起眼卻都獨一無二的生命,獻上一場忘情河漢的永恆舞蹈!